当前位置:杭州高新党建网 >> 浏览文章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

时间:2010/3/5 11:33:15      作者:沈洁      来源:杭州日报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
——关于十七届四中全会强调的一个重大理论命题和现实课题的十点认识
雷 云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关系

  (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怎样提出来的?它的基本含义是什么?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一个重大命题,它是毛泽东在1938年10月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的政治报告中正式提出来的。他说:“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伟大力量,就在于它是和各个国家具体的革命实践相联系的。对于中国共产党说来,就是要学会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应用于中国的具体的环境。……离开中国特点来谈马克思主义,只是抽象的空洞的马克思主义。因此,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具体化,使之在其每一表现中带着必须有的中国的特性,即是说,按照中国的特点去应用它,成为全党亟待了解并亟须解决的问题。”提出这个命题,是基于:第一,马克思主义揭示的是社会历史运动中共同的、普遍的、规律性的东西,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它所提供的只是总的指导原理,而不是个别的具体的行动方案,因而它的实际运用,在各个国家里应该有所不同,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第二,中国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有完全不同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特殊国情,不能照抄照搬马克思主义立足于资本主义社会阐述的一般原理,而是必须根据中国的实际灵活具体地加以运用。第三,建党以后十七年间三次“左”倾机会主义错误的认识根源,就在于无视中国国情,把马克思主义当做教条生吞活剥,用它的个别论断或公式来指导中国革命,结果吃了大亏,使党和革命事业几乎陷入绝境。严酷的历史教训警示:只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才能挽救党,挽救革命。

    把毛泽东的这番话与他以后大量相关的论述联系起来看,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内涵非常广泛,但基本含义有两个方面:一是从中国的实际出发运用马克思主义一般原理,以它为指导来回答和解决中国革命实践中的路线、策略和道路问题,使之民族化、本土化;二是深刻总结中国革命实践的丰富经验,把它上升到理性的高度,使之系统化、理论化。前者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后者实际上就是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了。但总起来说,两者都属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命题的范畴。这个命题要回答和解决的,是我们党的总的指导思想问题,根本思想路线和方法论问题,所以不仅对于新民主主义革命,而且对于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都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

    (二)具体地说,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指的是什么?

    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就是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各个不同历史时期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过程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理论。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实践相联系,进行第一次结合,实现第一次飞跃,找到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形成了第一个伟大理论成果——毛泽东思想。建国以后,在社会主义时期,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特别是改革开放实践相联系,进行第二次结合,实现第二次飞跃,找到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形成了第二个伟大理论成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其主要内容,由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所组成。毛泽东思想是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原创形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继承和发展毛泽东思想而形成的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当代形态,其中邓小平理论是基础和核心,科学发展观是最新表现和境界。

    这就是我们党建党以来,在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过程中经历“两次结合”、“两次飞跃”而产生的“两大理论成果”,即中国化马克思主义。

    (三)怎样理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之间的联系和关系?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一个总目标总方向。我们党自诞生之日起,实际上就开始确立了这个总目标总方向,并为之实现而不懈努力奋斗。一部近九十年的建党史,六十年的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史,包括后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史,说到底也就是一部在理论上和实践中为实现这个总目标总方向而进行艰辛探索,虽然几经曲折,但终于不断取得显著成效的历史。能否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制约我们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根本条件,是关乎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兴衰成败的决定因素。

    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个总目标总方向的应有之义、内在要求和必然结果。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不是口号而是行动。它的目标和方向,就是“化”出中国实际问题的正确解决,“化”出丰富的实践经验,“化”出在总结提炼实践经验基础上升华而成的带有中国特色的理论,“化”出中国自己独特的革命、建设和改革的道路,“化”出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所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是浑然一体,密不可分的。没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就不会有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没有中国化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也就失去了本意。它们之间相互依存、相辅相成,谁也离不开谁,两者的实质都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结合”是它们的灵魂和精髓。当然,其前提和基础,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如果说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原因,那么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是结果。在这个意义上,两者之间有着因果联系和关系。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作为一种伟大事业和实际运动,是需要不断推动、推进和实现的问题;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思想体系和理论成果,是需要不断丰富、发展和完善的问题。无论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还是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如何随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推向前进,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永恒的课题,战略性的任务,丝毫不可懈怠的根本大计。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与马克思主义时代化大众化
    

    (四)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决定》为什么要提出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命题?它的涵义和意义是什么?

    关于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思想,在我们党的文献和领导人的讲话中早已有之。比如,邓小平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指出:科学社会主义是在实际斗争中发展着,我们不会让马克思主义停留在几十年或一百多年前的个别论断的水平上;世界形势日新月异,特别是现代科学技术发展很快,不以新的思想、观点去继承 、发展马克思主义, 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新世纪伊始,党中央突出强调“与时俱进”,这个“时”就包含时代的意思。尤其是十六大报告有“党的全部理论和工作要体现时代性”的提法,十七大报告又强调马克思主义要“与时代发展同步”。但是十七届四中全会《决定》明确提出“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的命题,而且把时代化与中国化、大众化并列在一起,则表明我们党对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品质和历史使命的认识,又有了进一步的深化。

    任何一种科学理论,都不是凭空出现,总是因时代的呼唤应运而生的,马克思主义更是如此。马克思主义的根本使命,在于正确回答时代提出的历史性课题,指明解决时代课题的道路,推动时代的发展进步。所以必须把马克思主义与时代特征结合起来,使它紧跟时代发展步伐,不断吸收新的时代内容,这样才能生机勃勃,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创造力、感召力。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科学性、革命性和战斗性的基础是实践性。它来自实践,指导实践,并在实践中接受检验和丰富完善。而实践总是一定时代背景和条件下的实践。时代在前进,实践在发展, 马克思主义只有随着时代和实践的不断前进而不断发展,方能始终发挥对时代和实践的指导、引领、推动作用。这就是为什么说与时俱进是马克思主义最可宝贵的理论品质的原因所在。

    时代特征主要是指时代主题,通常说的是世界大势,其实也应包括国内形势。我们党的历史特别是建国以来的历史证明,对时代特征的判断是一种最根本的判断,这种判断是否科学,直接决定了党的理论和路线是否正确。上世纪中叶开始,无论世界还是中国的时代条件和内容都发生了变化,但是我们却对世界时代特征仍停留在资本主义走向全面崩溃、社会主义走向全面胜利的“战争与革命”的老判断上,对国内时代特征则作出社会主义基本建成、“共产主义在我国的实现,已经不是什么遥远将来的事情了”的判断,这就导致在理论和路线上立足于世界大战不可避免、以阶级斗争为纲和超越阶段搞所有制“穷过渡”的“左”倾错误,使社会主义建设走了很大一段弯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们党拨乱反正,对世界时代特征作了“战争是可以避免的”和“和平与发展”、对国内时代特征作了“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全方位改革开放”的正确判断,这才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在短短三十年中使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和举世惊叹的成就。于此足见理论脱离时代特征的后果是多么严重,实现马克思主义时代化是何等重要!

    (五)什么叫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怎样实现马克思主义大众化?

    简单说来,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就是使马克思主义为广大群众所接受和掌握,使马克思主义得到广泛的传播,使马克思主义普及化。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过程,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从抽象到具体、由被少数人掌握到为广大群众掌握的过程。

    按本性来说,马克思主义是工人阶级的意识形态,是广大劳动群众的思想武器,在一定意义上是“穷人的理论”。它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为最广大人民群众提供认识工具和精神支柱。这就要求把马克思主义从书斋里和课堂上解放出来,从理论家的专业性研究和著述中解放出来,传播和普及到广大群众中去,使广大群众能够理解它,接受它,掌握它。只有这样,才能“精神变物质”,使马克思主义由精神力量转化为强大的物质力量,成为广大群众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有效工具和锐利武器。这是马克思主义大众化的最本质要求,最基本内涵。

    马克思主义是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的理论,但是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不可能自发地产生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意识,马克思主义的道理需要通过“灌输”才能让他们了解和接受。所谓“灌输”,就是宣传、教育。因此,使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有一个用什么方式方法对大众进行宣传和教育的问题。如果方式方法不对头,大众不爱听,不理解,不认可,再好的理论也起不了指导作用。毛泽东在六届六中全会上论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说:“洋八股必须废止,空洞抽象的调头必须少唱,教条主义必须休息,而代之以新鲜活泼的、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这番话的精神实质,是要我们把马克思主义理论深入浅出、生动形象地用简单朴实的语言讲清楚,用群众易于入耳入脑的方式说明白,坚决摒弃那种用堆砌新名词新概念的“高雅”文章和诘屈聱牙、晦涩难懂的学究式语言去灌输马克思主义,去释疑解惑、回答广大群众所关注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的方式和方法。在这个意义上,大众化就是具体化、通俗化、形象化。列宁曾说过:最高限度的马克思主义化等于最高限度的通俗化。这话真是一针见血,入木三分,把大众化的真谛说透彻了。但是通俗化也要讲求准确性、科学性,不能哗众取宠,把它弄成庸俗化、低俗化。

    (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这“三化”之间是什么关系?

    十七届四中全会提出的“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命题,内涵丰富深刻、全面完整,这“三化”是既各有特定含义又彼此紧密联系的统一整体。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大命题,总命题,根本命题。马克思主义时代化、大众化,是在中国化的总前提下自然产生的不可或缺的重要命题。一方面,中国化必然要求时代化,即马克思主义必须体现世界和中国的时代特征;同时,必然要求大众化,即马克思主义必须为群众所接受和掌握。离开时代化、大众化,马克思主义就会被架空,中国化就“化”不了。另一方面,时代化、大众化的终极目的是中国化,离开中国化,时代化和大众化就失去了总目标总方向。所以,时代化、大众化是实现中国化的依托和途径,中国化是实现时代化、大众化的目的和归宿。“三化”之间也是相互依存、互为条件的,是三位一体、不可分割的。不过“三化”中作为核心和统率的东西,则是中国化,因为“结合”问题始终是中国化的根本问题,处于旗帜和灵魂的地位。

    时代化与大众化之间,也存在相互依存、互为条件的辩证关系:只有时代化,才能使广大群众感到马克思主义能够回答他们所关注的热点、焦点、难点问题,认为它确实有用,从而对它发生兴趣,产生感情,容易理解,乐于接受;只有大众化,才能使马克思主义真正反映广大群众的现实诉求,代表他们的切身利益,从而勇于面对和解决时代提出的重大课题,紧紧跟上时代的前进步伐。所以,离开时代化,大众化就“化”不了;离开大众化,时代化也“化”不起来。这“两化”之间同样相互制约、相辅相成,谁也离不开谁。

    十七届四中全会《决定》把“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列为我们党执政以来加强自身建设的六条基本经验的第一条,并把推进这“三化”确定为建设马克思主义学习型政党重大而紧迫的战略任务四个内容中的首要任务,充分揭示了 “三化”的历史地位和重大意义。如何把《决定》的这一精神真正落到实处 ,不断推进“三化”,是我们必须回答和解决的一个重大理论和现实课题。

    中国化马克思主义

    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七)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什么关系?

    前面说过,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就是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两大理论成果。这里需要着重说明的是,我们现在所处的历史条件和面临的时代课题已经不同于过去, 时下所说的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主要是指它的当代形态、最新成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我们现阶段的基本理论。在当代中国,坚持这一理论体系,就是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我们现阶段的基本实践。在当代中国,坚持这条道路,就是真正坚持社会主义。这条道路的主要内容,一是领导力量,即以中国共产党为领导核心;二是现实依据,即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为立足点;三是基本路线,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四是总体布局,即社会主义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五大建设五位一体;五是奋斗目标,即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既然“体系”是基本理论,“道路”是基本实践,那么“体系”与“道路”的关系,就是理论与实践的关系,是理论指导与实践运作的关系。理论是实践经验的总结,又是实践发展的指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既源于又高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我们就是要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指导下,不断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发展新局面。

    (八)为什么说只有用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最新成果武装全党、教育人民,才能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理论问题从来是根本问题,正如毛泽东所说:“感觉只解决现象问题,理论才解决本质问题。”对于任何一件事情,只有从理论上弄懂了,才算真正搞清楚了,也才会有思想上和行动上的自觉。所以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提和关键是用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最新成果武装全党、教育人民,大力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使之广为传播,产生深刻影响,扎根在全党全民心中,千方百计增强科学理论教育引导广大党员、群众和青年学生的作用。

    改革开放以来,意识形态多元化趋势日益发展,各种不同社会思潮的碰撞日见激烈。在道路问题上,也存在着分歧和争议。比如:有些人鼓吹私有化万能,私有制万岁,资本主义永世长存,主张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或干脆搞“中国特色资本主义”。这实际上是要求走改旗易帜的邪路。有些人则主张在现阶段就来实行单一的公有制,使私有制和资本主义“绝种”以维护社会主义的“纯洁性”。这实际上是要求走封闭僵化的老路。怎样才能识别这些错误的观点和主张?怎样才能既不走邪路又不走老路,而是坚定不移地走正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就得靠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武装全党、教育人民。只有这样,才能在邪路、老路、正路三条道路中作出正确的抉择,坚定我们的理想信念,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一往无前,毫不动摇。十七届四中全会《决定》指出:要“增强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筑牢思想防线,自觉划清马克思主义同反马克思主义的界限,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同私有化和单一公有制的界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同西方资本主义民主的界限,社会主义思想文化同封建主义、资本主义腐朽思想文化的界限,坚决抵制各种错误思想影响,始终保持立场坚定、头脑清醒”。划清这四个界限,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思想理论保证,而根本之举,还是在于用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最新成果武装全党、教育人民。

    (九)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的理论,但现实中却存在许多深层矛盾和严重社会问题,怎样解释这种理论与实际之间的反差?

    理论是实践的指南,但是科学的理论转化为正确的实践,要经过制度、政策、措施及其制定者、决策者、执行者的素质和能力等一系列中间环节,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理论就会被变味、走样,不能在实践中真正发挥指导作用。列宁的下面几句话讲得非常实在和深刻:“问题在理论上的解决和实际的贯彻是有区别的。”“理论和实践是两个不同的东西,从实践上解决这个问题和在理论上解决这个问题决不是一回事。”

    大家都看到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存在着种种消极现象和严重社会问题,突出的是许多领域缺乏公平正义,贫富两极分化日益明显,腐败之风屡禁不止,广大人群面临看病难、上学难、就业难、住房难、社保难、维权难等新的“几座大山”,人民对此很不满意。但是这些现象和问题的产生,不是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理论造成的,恰恰相反,而是这样那样地背离这一理论的结果。比如,有的是因为对这一理论作了片面的理解,有的是因为教改、医改、房改等某些改革出了一点偏差, 有的是因为一些制度和政策不健全不合理,有的是因为决策不民主不科学,有的是因为干部作风上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等等。所以必须分清理论本身的性质与人们对它的误解和曲解、与贯彻过程中的失误和错误的界限,不能把板子打在科学理论身上。有些人分不清这些界限,把理论与现实之间出现的反差归咎于理论,想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中找“理论根源”,这是看错病、处错方、吃错药了。其实,要化解矛盾,解决现实中的种种社会问题,根本途径不是放弃而是真正坚持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使科学理论在实践中得到不折不扣的遵循和体现。

    (十)坚持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需要防止和反对哪些错误倾向?

    联系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尤其是当前实际来看,坚持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主要应防止和反对两种错误倾向:一种是对它采取任意贬低、怀疑以至否定的态度,另一种是对它采取无限拔高、夸张以至绝对化的态度。这两种倾向都不利于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前一种倾向,主要表现在有些同志不承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的新阶段,不承认它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甚至不承认它是一个思想理论体系,并且如上所说,还把改革开放中出现的一切消极面和负效应,把前进过程中存在的一切矛盾和问题,把我们工作中发生的一切失误和错误,都记在它的账上,因此不愿意学习它、遵循它、实践它。另一些人公然声言这一理论体系不能作为我们党的指导思想和改革开放的指导理论,主张用西方资产阶级的时髦学说取而代之,妄称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乃至“死亡”,唯有西方学说才是灵丹圣药、济世良方,因此恣意地歪曲它、批判它、诋毁它。前者的观点是非马克思主义的,后者的观点是反马克思主义的,两者异曲同工,其共同点是怀疑和否定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从而也就怀疑和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对于这种错误倾向,我们必须旗帜鲜明地表示反对,并理直气壮地给予批评。

    后一种倾向,主要表现在有些同志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看成是包罗万象、囊括一切、无所不能、尽善尽美的理论体系,似乎它已是认识的顶峰,真理的极限,并且强调它的普适性和国际意义,于是忽视了不断解放思想、创新理论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这种倾向也是需要防止和反对的。其实,世界上没有什么终极真理或绝对真理,真理总是相对的,也是过程,只是在一定时间空间条件下才具有绝对的意义。任何真理都是绝对性与相对性的统一,离开特定的时空条件,就无所谓真理。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是真理,同样也是既绝对又相对。它虽然深刻反映了但并没有穷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规律,这些规律还有许多未被认识的“必然的王国”,要完全进入“自由的王国”,可谓来日方长,任重道远。当年十五大报告指出邓小平理论是“比较完备的科学体系,又是需要从各方面进一步丰富发展的科学体系”,这一论断同样适用于今天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评价。因此把它看成完美无缺、加以拔高夸张作为包治百病的万应灵丹是不正确的,把它当作一种理论范式、加以普遍化绝对化轻率地推向世界是不合适的。在建设和改革中,新矛盾新问题层出不穷,十七大报告曾列举了八个方面突出的问题,概括了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呈现的八个新的阶段性特征,近几年又遇到国际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冲击。所有这些,都是面临的现实难题,都要求我们切实提高战略思维、创新思维、辩证思维的能力,加强研究,妥善处置。我们的任务是扎扎实实地搞自己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中不懈艰辛探索,理论上不断创新深化,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永不僵化,永不停滞,继续丰富、发展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越走越宽广,让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放射出更加灿烂的真理光芒。

 
    (作者:中共浙江省委宣传部原副部长、浙江省社科联名誉主席)



<< 返回首页

声明:杭 州 高 新 党 建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上一篇:杭州高新区(滨江)党员基本信息表 下一篇:联合党支部党员分布情况调查表

深入学习实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