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杭州高新党建网 >> 浏览文章

坚持科学发展是坚持发展是硬道理的本质要求

时间:2010/11/4 13:10:46      作者:雷云      来源:杭州日报

    党的十七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建议》站在历史的新高度,准确把握战略全局,对“十二五”规划的指导思想、基本要求、奋斗目标、主要任务、重大举措,作出明确规定。实现这个规划,将为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打下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基础。这是五中全会的历史地位之所在。

    五中全会公报的一个突出亮点,是提出两个重要论断。一是:“在当代中国,坚持发展是硬道理的本质要求,就是坚持科学发展”,据此把它作为“十二五”规划的“主题”;二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我国经济社会领域的一场深刻变革,必须贯穿经济社会发展全过程和各领域”,据此把它作为“十二五”规划的“主线”。一个“主题”,一个“主线”,言简意赅,画龙点睛,阐明了“十二五”规划的内核和实质。“主题”是科学发展,它决定并指导“主线”;“主线”服从并围绕“主题”,是推动科学发展的必由之路。这是两者之间的关系。抓住了“主题”和“主线”及其内在联系,也就抓住了《建议》的精髓和根本。

    “发展是硬道理”的根本 道理没有也决不会过时

    发展,特别是经济发展问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一个核心和关键问题。关于发展的重大意义和如何发展的思想,像一条红线贯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尤其是邓小平理论之中。
    在邓小平同志看来,改革、发展、稳定,是紧密联系,相辅相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三大支点。其中,改革是动力,稳定是前提,发展是目标。我们不是为改革而改革,为稳定而稳定,无论是改革还是稳定,说到底都是为了中国的发展。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同志从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根本任务、党的基本路线、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充分发挥等各个角度,对发展问题作了充分论述。他有感于因“左”倾错误的长期折腾,我们国家的生产力太落后了,人民太穷了,“我们干革命几十年,搞社会主义三十多年,截至一九七八年,工人的月平均工资只有四五十元,农村的大多数地区仍处于贫困状态。这叫什么社会主义优越性?因此,我强调提出,要迅速地坚决地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他还一再指出,集中力量搞经济建设,这是新时期最大的政治。
    在1992年的南方谈话中,邓小平同志再次突出强调发展的极端重要性。他认为解决中国所有问题的关键是靠自己的发展,提出抓住时机,发展自己,关键是发展经济;我国的经济发展,总要力争隔几年上一个台阶。道理很简单:“从根本上说,手头东西多了,我们在处理各种矛盾和问题时就立于主动地位。对于我们这样发展中的大国来说,经济要发展得快一点,不可能总是那么平平静静、稳稳当当。要注意经济稳定、协调地发展,但稳定和协调也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发展才是硬道理。”
    “发展才是硬道理”,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论断。因为稳定和协调都是为了保发展、促发展,服从和服务于发展,否则就失去其本来意义。惟其如此,稳定和协调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发展却是绝对的而不是相对的。“发展才是硬道理”,这个“才”字实际上指明并强调了发展的绝对性。我们的硬道理很多,稳定、协调、可持续、统筹兼顾等等,都是硬道理。但由于发展是绝对的,相对于其他种种硬道理来说,发展是更重要、更根本、更关键的硬道理,“才是硬道理”。
    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忠实坚持了邓小平同志这一重要论断,并进而把发展概括为我们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十六大以来的党中央,又继续一再予以重申,并确认发展是科学发展观的第一要义。今年4月,胡锦涛同志在全党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总结大会上强调:实践证明,发展是解决中国一切问题的关键,必须始终抓住发展这个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把科学发展新要求和当前发展阶段新特征结合起来,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着力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牢牢把握发展主动权。今年7月,吴邦国同志在中法经贸合作论坛上的主旨演讲中也说过:到2009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达到4.9万亿美元,跃居世界第三位,但中国有13亿人口,经济总量被这一巨大的人口数一除,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相当于法国的1/12,仅排在世界第99位,人均国民总收入更是排在世界100位之后。正是因为中国人民曾饱受贫穷饥饿的煎熬,更加渴望过上富足安康的生活,发展已经成为中国人民内在的共同追求;正是因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始终坚持把发展作为第一要务,人民生活一天比一天好,发展是硬道理的思想已经深入人心、不可逆转。今年9月,温家宝同志在第65届联大上发表的《认识一个真实的中国》讲话中又指出:“中国现代化走到今天,先进落后并存,新旧矛盾交织,面临诸多前所未有的挑战。中国仍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仍然属于发展中国家。这就是我们的基本国情,这就是一个真实的中国。……中国将继续集中精力发展经济。发展仍然是中国的第一要务,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
    “发展才是硬道理”这一根本道理,在五中全会文件中得到充分体现,并成为全会论述科学发展这个“主题”的前置词和出发点。可见,发展才是硬道理的论断,没有过时,也决不会过时。我们学习、贯彻五中全会精神,绝不能忽视更不能忘记这个硬道理。

    坚持“发展是硬道理”的本质要求是坚持科学发展

    坚持“发展是硬道理”,就得坚持科学发展。坚持科学发展,是坚持发展是硬道理的本质要求。何谓“本质要求”?据笔者的理解,指的是内在的、根本的、必然的要求,或者说是题中应有之义。离开科学发展,发展就会背弃我们的目标,偏离正确的方向,成不了硬道理。对此,似可从三个主要方面加以说明。
    其一,坚持科学发展,才能合乎人民利益。
    邓小平同志十分强调在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过程中,要以人民拥护不拥护、人民赞成不赞成、人民高兴不高兴、人民答应不答应,作为考虑一切问题的立足点和进行重大决策时必须遵循的基本准则,当然也是考虑和谋划发展问题的立足点和基本准则。在南方谈话中,他提出“三个有利于”的著名标准,其中第三条就是“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把生产力标准与人民利益标准统一起来了。他反复指出共同富裕和以公有制为主体,是我们必须坚持的社会主义的两条根本原则,发展生产力、发展经济,不能违背这两条原则。他最担心的是发展过程中人民不能享受发展成果,出现两极分化,所以一再强调要逐步实现共同富裕,不搞两极分化。南方谈话提出的由五句话、三个层次构成的社会主义本质论,就是把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作为社会主义的根本目标,把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作为达到这一根本目标的手段和途径,把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作为达到这一根本目标的制度保障。这些实际上讲的是为什么而发展、为谁的利益而发展,即发展的目的问题。而发展的目的问题,正是科学发展之首要的、最基本的问题。但是我们在发展的实践中,未能准确、切实地贯彻这些重要思想,在大力发展生产力、繁荣经济的同时,相对忽视了民生问题,在积极提倡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同时,相对忽视了“诚实劳动、合法经营”这个前提和共同富裕的大原则,结果导致贫富差距愈拉愈大,广大人民特别是工人和农民未能真正享受发展成果,以至1993年邓小平同志在与邓垦谈话时不无遗憾地说道:“分配的问题大得很。我们讲要防止两极分化,实际上两极分化自然出现。”他还警告说:“少部分人获得那么多财富,大多数人没有,这样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出问题。”
  十六大以来的党中央,针对发展中出现的这种忽视广大人群利益的偏差,总结经验教训,并运用马克思主义关于发展的世界观方法论进行理论上的概括,明确提出了科学发展观,宣布其核心是以人为本,强调改革和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把高度关注和着力解决民生问题,坚持公平正义,顺理成章地提到突出的重要地位,同时采取了许多相应的政策和措施。胡锦涛同志在今年4月那个讲话中,又深刻阐述了科学发展与人民利益的关系,指出: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根本在于发挥人民主体作用,坚持问政于民、问需于民、问计于民;推动科学发展,一定要尊重人民主体地位,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切实体现人民意愿,把全社会的发展积极性引导到推动科学发展上来;必须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使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过程成为不断为民造福的过程,最大限度地把人民群众的智慧和力量凝聚到推动科学发展上来。
    五中全会公报体现了上述重要精神,强调坚持科学发展,就是要更加注重以人为本,更加注重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并就此提出了一系列重要目标和举措。这再次说明离开科学发展就谈不上坚持发展是硬道理,而离开广大人民的利益,就谈不上科学发展。
    其二,坚持科学发展,才能合乎客观规律。
    任何事物都是在普遍联系和交互作用中存在和发展的。这是客观世界包括社会运动的一般规律。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和新中国建国六十年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社会主义社会应是全面发展、全面进步的社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应是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五大建设统筹兼顾,全面推进,并且相互协调和可持续发展的事业。党中央一再阐明科学发展观的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全面协调可持续,就是要按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全面推进五大建设,促进现代化建设各个环节、各个方面相协调,促进生产关系与生产力、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相协调,实现经济社会永续发展。统筹兼顾,就是正确认识和妥善处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的各种重大关系,统筹城乡发展、区域发展、经济社会发展、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统筹中央与地方、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局部利益与整体利益、当前利益与长远利益,充分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所有这些,都反映了我们党对社会主义建设客观规律认识的深化和自觉运用。坚持科学发展,就是要遵循社会主义建设的客观规律,按规律办事,而不能凭主观愿望,不能畸轻畸重,不能顾此失彼,不能搞形而上学的片面性。
    应当看到,尽管党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已有多年了,但是有违科学发展的做法和现象还是屡见不鲜。2007年党的十七大报告在充分肯定以往五年工作成绩的同时,指出也要清醒认识到前进中面临的困难和问题,突出的是:经济增长的资源环境代价过大;城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仍然不平衡;农业稳定发展和农民持续增收难度加大;劳动就业、社会保障、收入分配、教育卫生、居民住房、安全生产、司法和社会治安等方面关系群众利益的问题仍然较多……报告还分析了进入新世纪新阶段我国发展呈现的八个方面阶段性特征,如经济实力显著增强,同时生产力水平总体上还不高,自主创新能力还不强,长期形成的结构性矛盾和粗放型增长方式尚未根本改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初步建立,同时影响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依然存在,改革攻坚面临深层次矛盾和问题;人民生活总体上达到小康水平,同时收入分配差距拉大趋势还未根本扭转,城乡贫困人口和低收入人口还有相当数量;等等。上述矛盾和问题的产生以及阶段性特征的形成,都这样那样地与科学发展观的贯彻落实并未真正到位有关,反映了我们对社会主义建设客观规律在认识上还有不少“独立王国”。尤其是如今仍有一些地方和部门,把坚持科学发展观仅仅当做一个口号,实际运作上我行我素,只讲发展,不讲科学,殊不知离开科学的发展虽然也算是“发展”,却是不符合客观规律的发展,这样的“发展”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但无益,反而有害。历史和现实的经验教训,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刻反思!
    五中全会审议“十二五”规划时,重申了几年来党中央对科学发展观的科学内涵、精神实质、根本要求的规定,并且提出了一系列相应的方针和政策,以确保未来五年各项事业纳入科学发展的轨道。这是反思总结历史和现实经验教训的结果,是顺应社会主义建设客观规律要求的逻辑所使然。
    其三,坚持科学发展,才能合乎世界潮流。
    实事求是地讲,“科学发展”并不是我们的发明。在发展问题上,中国共产党人的创新和贡献,并不在于提出整个社会必须沿着科学的轨道发展。因为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世界上许多国家其实已经提出这个问题了。它们反思二战以来在战后重建、谋划发展方面的曲折历程,开始意识到单纯的经济增长并不等于实质性的发展,经济发展也并不等于社会的全面进步,发展如果以牺牲资源、生态和环境为代价,就会导致始料不及的严重后果。正是反思总结这些带普遍性的经验教训,促使国际社会以新的视角关注发展问题。例如1986年联合国的《发展权利宣言》就指出:“发展是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的全面进程,其目的是在全体人民和所有个人积极、自由和有意义地参与发展及其带来的利益的公平分配的基础上,不断改善全体人民和所有人的福利。”1987年联合国世界环境与发展委员会发表《我们共同的未来》的报告,明确提出“可持续发展”的概念,并对它的内涵作了这样的诠释:“既满足当代人的需要,又不损害后代人满足其需要的发展”。1995年在丹麦哥本哈根举行的社会发展首脑大会,在其通过的《宣言》和《行动纲领》中,也强调“社会发展的最终目的是改善和提高全体人民的生活质量”,指出应当致力于“建立一个以人为中心的社会发展框架”。这就是说,发展要以人为中心,要全面协调,要可持续,逐渐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奉行新的发展理念和发展战略,已成为世界在发展问题上的总趋势和时代新潮流。而由于各种主客观的原因,那时我们对发展的认识还没有达到这一程度,甚至在90年代末和世纪之交 ,对“发展才是硬道理”的理解,着眼点还是在发展的紧迫性上,而不是在发展的科学性上,显然是跟不上世界潮流了。需要指出的是,2007年8月亚洲开发银行举行的研讨会,又提出“包容性增长”的概念,其内涵实际上还是指的社会和经济的协调发展和可持续发展,“包容”更多方面的均衡发展,“包容”更多的人享受发展成果,并且尽可能机会平等、公平合理地分享这些成果。这一概念是针对国与国之间以及各个国家内部的发展不平衡而提出的,能否成为现实是个未定数,但提出这个概念,毕竟还是可以进一步说明追求发展的科学性,已经成为当今的世界潮流,我们必须认真对待,不能等闲视之。
    中国共产党人在发展问题上独具特色的创新和贡献,在于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这一人类伟大的认识工具,从发展的实践中提炼出规律性的东西,把它上升到理论的高度,继不断探索和回答“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这两大基本问题之后,又探索和回答“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这个基本问题,概括成系统的关于发展的科学理论——科学发展观,指出科学发展观是马克思主义关于发展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集中体现,它要统领一切方面的建设,指导一切领域的工作。这就是科学发展观这个“观”字的分量和意义所在。
    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决不能满足于提出理论和停留在理论上,而是要使理论转化为实践,在实际上真正做到科学发展,否则就不能适应世界潮流,不能更多更好地发挥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在国际社会中应当发挥的作用。如今我国面临着发达国家经济科技占优势的巨大压力,西方敌对势力仍在加紧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的图谋,贸易摩擦愈演愈烈,资源竞争更趋激化,文化交流、交融、交锋也日益频繁,维护国家安全的任务尤显繁重。正如五中全会公报指出的:“综合判断国际国内形势,我国发展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既面临难得的历史机遇,也面对诸多可以预见和难以预见的风险挑战。”这就要求我们增强机遇意识和忧患意识,科学把握发展规律,主动适应国际国内环境变化,有效化解各种矛盾,更加奋发有为地推进科学发展。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关于“十二五”规划的《建议》,正是深刻认识并准确把握国内外形势新变化新特点的产物。

    实现科学发展首先必须端正谋发展的指导思想

    前文所说的现在还存在不少违反科学发展的做法和现象,表明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实现各项事业的科学发展,要真正破题还任重道远,尚需扫除种种障碍,首先是各级领导者、决策者头脑中的思想障碍。主要思想障碍,说到底是搞改革、谋发展的指导思想不够端正,仍未摆脱不符合以人为本核心理念的思维定势。为了扭转这种思维定势,就必须做到三条:
    一是不能以物为本。以物为本,就是对改革发展的目的认识不到位,为改革而改革,为发展而发展,只热心于社会物质财富的增长,缺乏对社会成员特别是弱势群体的人文关怀,见物不见人。不懂得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区别不在于生产力发展的程度,而在于如马克思所说的生产力是否归人民所有。至于搞沽名钓誉、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经济和生产力也许是发展了,广大人民却没有得到真正的实惠,有时还直接损害人民的利益。有些地方财政并不充裕,却不惜斥资千百万元甚至几个亿、几十个亿,去搞一些毫无意义的复古主义、名人(其中还有“历史名人”西门庆)故里、人造景观工程,而不愿把这些巨款用于改善民生。陕西神木县花1.5个亿实施了“全民免费医疗”,摊到每个百姓身上仅为330元,受到人民的热烈拥护和广泛赞誉,但据说其做法很难推广。事实上,当今中国三千余个县(市),除少数县确系贫困财力不济外,恐怕大多数县像神木那样拿出1.5亿搞全民医保,并非难事,只要不建或缓建一条高级公路、一座豪华宾馆、一个高档娱乐场所,也就“不差钱”了。可见关键还是在于执政理念,在于是否真正确立以“以人为本”为核心的科学发展观。
    二是不能以GDP为本。以GDP为本,就是把改革简单归结为发展,把发展简单归结为经济发展,把经济发展简单归结为经济增长,把经济增长简单归结为GDP上升,从而形成盲目追求GDP指标的所谓“GDP崇拜”。其实,GDP虽是国际上普遍适用的考察国民经济发展状况的重要工具,是一个有着许多优点和合理成分的基础性指标,但是也有很大的局限性和缺陷,例如不能全面准确反映经济发展及其质量差异、财富增长情况、社会进步、人民生活水平变化等等。所以对它顶礼膜拜,奉为圭臬,是不可取的。尤其是不少地方的GDP上升,往往是以不惜牺牲资源环境为代价换来的,结果导致片面的畸形的不协调、不可持续的发展。实践早已证明并正在继续证明,这种发展思路和发展方式为害匪浅,难以为继;离开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的核心理念,改革和发展就会走偏方向,背离我们的初衷。
    三是不能以富人为本。以富人为本,就是忘记了以人为本的“人”是指最广大人民群众,“本”是指把出发点和落脚点放在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上,为富豪群体着想和说话的多,为广大人民特别是弱势群体着想和说话的少,所谓“屁股指挥脑袋”。如今我国贫富差距十分悬殊,据财政部统计,城市最高和最低收入的各10%居民财产比例为45%:1.4%,相差32倍。已公开的报刊资料表明:在一极,拥有千万元可支配资产的富豪达40多万人,亿万富翁1.8万人,百万富翁占人群总数的3.3%,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多;在另一极,按联合国划定的每人每天生活费1美元的贫困线标准,我国贫困人口尚有2亿多。约占全国家庭总数0.4%的家庭,占有全国财富总量的70%,而在发达国家,一般情况下是5%的家庭占有50%至60%的财富,中国的贫富差距、两极分化比发达国家更为严重。一些研究机构的统计指出,我国的基尼系数从改革初期的低于0.3,上升为现在的近0.5,已到了社会难以承受的程度。这些状况的出现和发展,直接源于初次分配的严重失衡。近年来我国劳动报酬占国民收入的比重明显下降,资本回报率比重节节上扬,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增长率、居民消费率,也都呈现下降趋势。我们多年来一直强调拉动内需,促进消费,但总是收效甚微。这不是老百姓没有需求,不想消费,而是收入不高,难以承受教育、医疗、住房“新三座大山”的压力,以及有其他后顾之忧,不敢也无力消费。但是一些以富人为本的同志,却对一大堆尖锐民生问题置若罔闻,还在片面鼓吹让部分人先富起来,使富的更富,而把“共同富裕”这个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和既定目标,却遗忘殆尽。如此背离以人为本的核心理念,怎能坚持和推动科学发展呢?
    所以笔者认为学习贯彻五中全会精神和关于“十二五”规划的《建议》,首先应要求各级领导干部、决策者进一步确立科学发展观,切实克服思想障碍,把发展的指导思想搞端正,把“在当代中国,坚持发展是硬道理的本质要求,就是坚持科学发展”这一具有统率意义的重要论断的真谛,入脑入心,吃深吃透。



<< 返回首页

声明:杭 州 高 新 党 建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上一篇:杭州高新区(滨江)党员基本信息表 下一篇:各级组织部长走进网络听民意

深入学习实践
相关文章